返回首页  2018年01月16日  星期二  农历三十
本画家收藏热线:13965132326 魏老师  交流QQ群:17878332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人物专访

康剑飞:从观澜版画双年展看中国版画格局

来源:   2013年05月03日   浏览次数:1252

  近些年,艺术市场非常热,大家的关注多集中在市场表现好的国画、油画、当代艺术等方面,而像版画受到的关注度则比较小。实际上版画一直在稳定地发展,从八九十年代的版画本体语言研究,到现在版画多元化的发展,可以说版画几乎没有受到近二十年中国艺术市场疯狂发展的影响,也就是说版画遵循了其内在的学术发展的规律。而随着国家发展文化产业力度的不断加强,全国各地也相继举办了各类的版画展览,其中包括深圳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首届灵石国际版画邀请展、首届滨海国际版画邀请展展、云南国际版画双年展,上海国际版画双年展等等。

  而作为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的秘书长,同时任教于中央美院版画系的重要艺术家康剑飞,则是这些活动展览的策划人,组织者,可以说是目前最了解中国版画现状的艺术家。为了了解中国版画乃至国际版画的基本格局我们采访了刚刚结束第四届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评选活动回京的康剑飞先生。

  70后占主导的观澜版画双年展

  雅昌艺术网:观澜版画双年展的组织架构是怎样的?

  康剑飞:观澜版画双年展是由中国美协、深圳市文联、宝安区政府、龙华新区管委会共同主办。双年展是建立在观澜版画基地基础上的。双年展组委会是双年展的决策单位,观澜版画基地管委会是双年展的具体实施的单位,我本人作为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秘书长介入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的工作开始于2011年的第三届。而本届双年展我和刘礼宾担任策展人,并全程参与了初评,复评。

  雅昌艺术网:目前,国内版画双年展的运营情况如何?

  康剑飞:目前国内举办过的国际范畴的版画展包括: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上海国际版画双年展云南国际版画双年展,以及曾经最早的青岛国际版画双年展,北京国际版画双年展。还有就是具备同等规模的首届滨海国际版画邀请展,首届灵石国际版画邀请展。目前基本情况是:青岛,北京的双年展在做完首届后由于种种原因都未延续下去,上海双年展主要的执行者是现任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副主任的卢志平老师,云南展的执行人是同样任艺委会副主任的郝平老师,由于年龄以及经费的问题,现在还不好判断是否可以延续。那么天津滨海,山西灵石的国际版画邀请展则各有特色,天津滨海试图以展示交易为主,山西灵石则以收藏展示为主。由于是邀请展,所以许多名家的作品可以被邀请展出,这类展览也成为如观澜双年展,全国版画展,全国美展版画展,百家金陵中国版画展等等以评选方式入选的展览的有益的补充。

  目前来看,届数最多,参与度最高,国际影响最大的当属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今年已经是第四届,送件作品包括80个国家近4000件作品。其中国内近两千件。所有作品最终入选近300件,或将15件。同时我们也做了统计国内入选的作者1970年以后出生的占到了90%,这也说明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的年轻化,以及时代特征。

  雅昌艺术网:这种年轻艺术家占主导的情况是组委会有意为之还是自然形成的?

  康剑飞:看似偶然其实也是一种必然的。这可能跟观澜的参展方式有关,全部作品都是采用直投形式,艺术家把作品或照片寄送到组委会。国外部分因为涉及到反复的邮寄经费问题,他们是直接寄送原作;国内部分是先寄照片。最后由11位评委来评选。而从送件作品的数量和最终入选作品数量的比例来看,入选实际上相当困难。而这种方式对于已经小有成就的中年以上的版画家来说会存在不小的压力,而年轻艺术家则相对压力较小。

  另外,40左右或者以下的作者肯定占有绝对多的人数,同时他们也更需要象观澜双年展这样的国际展示平台,当然我和礼宾担任本届的策展人也会对年轻艺术家形成一些吸引。

  雅昌艺术网:今年在海外的80多个国家征集,那海外部分是如何征集的呢??

  康剑飞:现在观澜做到第四届,已经了解相对完整的国际版画网络。国际范畴内重要的版画机构,版画的策展人,艺术家,学院版画专业的负责人都与观澜保持联系。目前观澜双年展的征集方式是媒体发布,与定向发放邀请函相结合。

  “缺乏背景的图像”评选

  雅昌艺术网:双年展有评奖的环节,评奖机制是怎样的?

  康剑飞:每届由组委会邀请国际范畴的艺术家,版画机构的负责人,艺术评论家等等专家组成评审委员会。其中包括评委,也包括由中国美协制定的监评。

  今年有十一个评委,主要分国内、国外部分,今年国内部分稍微多一些,因为国际有一两位评委的个人原因未能出席。评委包括:中国美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吴长江先生,他不仅是国内重要的版画艺术家同时由于工作的关系非常了解中国美术的整体状况;苏新平老师是版画教育领域的专家同时也是最有代表性的艺术家;另外齐凤阁老师是国内理论界最为了解版画的批评家等等。

  评选方式首先是平等交流,由评委陈述个人对于版画现状以及此次送件作品的整体感受。由策展人提出基本的梳理方案。最终以得票数量确定入选和获奖的作品。评委会最终针对结果进行复议。在没有异议的情况下形成最终的结果,以评委亲笔签名为准。

  雅昌艺术网:评选的过程中是一个评选的标准是每年会有调整吗?还是围绕着哪一个?

  康剑飞:每届都会调整,这也是体现策展人作用的方式。实际上我们评委不可能对每一件作品的相关背景做到充分了解,所以我们评选所依赖的仅是那些“缺少了背景的图像”,我们只能相信我们的眼睛,去评判我们“目光所及”的那部分。而组委会为了体现双年展的学术高度,同时作为一种学术补充,从第三届开始加入邀请的主题展。今年我们的主题展-单刀直入-论版画创作中的直接性。这一主题的设定则来源于策展人对于版画现状的学术理解。

  雅昌艺术网:今年主题展是怎样的情况?

  康剑飞:上一届是苏新平老师策展的“从版画出发”主题展,展览主要强调作品和版画的关系;今年叫“单刀直入-版画创作中的直接性研究”,因为概念上版画是一中间接性绘画。而实际上中国版画界活跃着一类将版画紧紧作为表现手段的艺术家,比如吴长江先生、苏新平老师,对他们来说版画语言的研究最终是为了艺术的表达,所以他们的作品体现的更多的其实是版画以外的东西。而这一类艺术家占有相当的比例,我们是想通过主题展与双年展的对比,引发对于版画性质,功能以及当代发展可能的探讨。

  雅昌艺术网:回到论坛的问题,论坛这届比较关注哪些问题?

  康剑飞:主题“单刀直入:论版画中的直接性”可以看作是个引子。因为上一次是“版画的语境和转换”,今年想把问题具体化,如“版画的工具性”“版画语言的特点”“版画的传播性”等等。

  雅昌艺术网:除了主题展、评选、论坛,双年展还包括其他的什么活动?

  康剑飞:还有观澜版画基地做的一个版画博览会,有点类似“艺术北京”的交易平台,可以现场买卖。它是与版画双年展并行的,这些也都是深圳文博会的分会场。

  雅昌艺术网:现在版画的活动更多的是一种政府行为还是其他?

  康剑飞:大型的国际版画展,国内版画展目前还是靠政府支持。但是民营的推广机构也开始介入。譬如我们艺委会今年开始的对老版画家进行学术梳理的项目就得到了北京798联合艺术中心的支持,并举办了第一个展览“北大荒-晁楣先生木刻版画回顾展”无论是美协,还是艺术家本人及家属,还有版画专业的专家学者都对展览给予了好评。

  雅昌艺术网:联合艺术中心在版画这块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

  康剑飞:目前看是这样的,首先798以内以这样的规模只做原创版画展览的机构可能仅此一家,其次联合的佟总主业并不是艺术品交易,完全是出于对版画的喜爱。北京目前也有机构以各种方式推介版画包括:百雅轩,虚苑,悦美术馆,中间美术馆等等,我们也真心希望更多的机构介入版画的事业。

  让版画主动介入批评家视野

  雅昌艺术网:今年你邀请刘礼宾和你一起担纲策展人,为什么选择刘礼宾?

  康剑飞:第一,我个人跟他比较熟悉,我们是美院的同事对他的学术理念我很了解也很赞同;第二我想版画的发展离不开理论家的支持,而与其作等别人的关注,不如我们主动邀请理论家进入。而实际上在整个策展过程中礼宾也确实给我们提供了新的视角,提出了不同的问题。我想这种尝试仅仅是个开始,之后我们会邀请更多的批评家,策展人,理论家介入我们的版画活动。

  雅昌艺术网:加强与年轻批评家的联系,是版画近些年的趋势?

  康剑飞:对,在此之前,齐凤阁老师在版画理论研究上做出了特别大的贡献,了解中国现代版画就必需阅读齐老师的论文。但是版画理论也明显后继无人,所以目前我们如果仍然忽略对于新的理论家的邀请,那么未来版画理论将出现空白。所以加强同活跃的青年理论家的合作,联系,最终吸引他们关注版画是目前我们必须要做的工作。

  雅昌艺术网:这次从外界来看策展人是您和刘礼宾,从外围来看央美元素是不是更重一些?

  康剑飞:哈哈,举贤不避亲吗,中央美院是中国美术没办法绕过的。中央美院版画系开创了中国版画教育的历史,而中央美院版画系的历史也是中国版画发展的一条重要线索。所以无论主动还是被动,国内重要的版画展其中央美元素都是重要元素之一。此次获奖艺术家毕业于中央美院的有两位。

  雅昌艺术网:如果把范围扩大一点,中国的国际版画展在世界上是一种什么情况?

  康剑飞:从现在统计资料显示,观澜版画双年展是参与国家最多、送件数量最多的展览之一。但版画双年展的历史我们确实落后。

  雅昌艺术网:从地域上来看,版画力量发展是否不均衡?

  康剑飞:不均衡,目前版画的创作力量主要分为两大块:一块就是集中在学院,还有一块就是版画群体,包括画院、创作室等,因为版画的创作需要空间和设备,而版画的市场相对其它画种要小,所以以版画为媒介的职业艺术家数量较少。

  国外部分其实也是集中在学院或者版画机构,还有一些就是工坊。国外工坊相对比较发达,里头有技师,他们一方面为知名艺术家提供服务,另外他们自己也会创作作品。

  版画发展逐渐进入多元发展期

  雅昌艺术网:这些年版画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据你了解,目前中国版画创作是什么情况?

  康剑飞:历史上汉画像石拓片可以作为版画的一个雏形,之所以出现拓片,是因为社会对图像传播的需求,当时的拓片主要用于对画像石的图案的研究与收藏。为了适应这种对图像的需求,后来研究出雕版印刷,在明清之前它都承担起了今天书籍传播的工具性功能。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鲁迅把新兴木刻开始引入中国,主要是学习欧洲的创作型版画,把木刻的工具性去掉,变成一种艺术方式,刀在木头上刻的动作或痕迹本身就具有一种力量,同时还跟宣传抗日、新文化思想有紧密联系,实际上跟政治是紧密结合的,作为一种思想斗争的工具产生了。

  解放以后的十几年属于过渡阶段,当时的情形有点类似今天。工具性的属性开始消失,艺术家个体的东西出来了,有人把版画作为一种形式研究,李桦、古元就把它纳入学院教学当中,每个人研究的都不一样。六十年代,北大荒群体非常重要,开始转变为歌颂新中国、知青生活、北大荒的建设,成为一种宣传工具。

  从八九十年代开始,当时中国艺术界开始进入艺术本体语言研究阶段,版画、国画、油画等都进行了深入研究,研究什么是油画,研究什么是版画,这段时期是中国版画发展的一个高峰。到现在,版画又进入到一个多元发展期,时间不会太长,大家又有点儿茫然了,比如有人觉得应该“内容至上”,有人认为应该继续语言研究,有人觉得版画应该商业化,主流不明确,分支很多。

  我个人认为每个艺术家的角度都不一样,本体语言研究这二十年在技术、形式语言上确实成果显著,但到今天就版画本身来说我们是找不到方向的,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要从版画的限定中跳出来。以新的角度重新审视版画,梳理从新型木刻发展至今的中国版画,评估他们的价值,贡献与不足。搞版画的人要以艺术家的身份思考问题,而不仅仅是以版画家的角度。

  作为艺术家要对于中国语境产生反映:在今天,中国社会和艺术研究是完全脱节的。像中央美院无论是油画、版画,乃至设计,建筑以及多媒体艺术,完全够得上国际水平,但跟欧美相比我们的土壤不行,大众审美相差很远,大众和学院是脱节的。如果你走进一个艺术家工作室,会特别惊讶,整个建筑设计、室内环境营造的非常好,我们在这方面的研究确实走到那个程度,但是出了画室就有地沟油炸的油条,满地的垃圾,随地吐痰的邻居,这就是社会问题,也是艺术家思考艺术问题的背景,我们不能假装视而不见。

  这就要考虑艺术到底是什么、艺术与社会的关系如何?如果我们仅考虑把自己作品拔得更高,在这个阶段可能不是艺术家首先要做的。我们要找到一些有效的方法,把美院的研究成果怎么波及到社会中,版画在这方面有优势。

  具体该怎么做呢?我从教学和创作上研究版画的应用。大家都说版画好像在这个时代不行了,但是实际上这个理解是有误区的,很多人对版画的理解还停留在对传统画种的理解上。版画应用就是其最内在的东西有可能不是以版画形式体现的。比如版画制作程序中有刻板、印刷,如果把其中一个拿出来,刻板的目的不是为了印刷,有可能独立成一种艺术形式,现在有很多艺术家尝试原版,那就是木刻、石版、铜版、丝网;再说印刷,可以把印刷变成一种行为方式艺术的可能性又都出来了。

  接下来是版画语言应用,版画语言应用最典型的是蒋建秋,他最早做Flash最有代表性的,版画系毕业的。他的作品之一是《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是一个Flash,在98年左右非常火爆。后来我带这件作品去意大利做过一个讲座,当时影响巨大,实际上Flash中的那种语言方式,像黑白木刻一样,完全是因为他受过版画的熏陶,概括性、直接性,这就是语言应用。

  再有就是版画概念应用,最好的例子就是徐冰老师,比如说徐冰做的《地书》,一般人可能不了解,实际上跟版画中的“豆版”有着直接的内在联系,表象上好像与版画无关,实际上是版画的一种形式的转换,所以我理解今天的版画有很多种方式。

  我们现在在天津、东北的一些试点小学推广版画。因为我认为实际上版画的学习属于一种素质教育,跟版画操作的特点有关。人家开玩笑说版画人出来当领导的多,为什么?做版画一般都要提前计划,强调一种逻辑性,逐步推理,讲前后顺序,关注细节等等,而这些能力则是一个领导者所必需的素质。另外,版画有特别强的制作性,要求手必须要跟得上。我们在小学里推广,不是真的为了让小孩做一张版画,是通过做版画培养他们的逻辑性、推理性、程序性,对待事物细节的把控。

  所以版画在今天不一定停留在传统意义本身,它可以转换成无数个方式,所以徐冰老师说版画在今天应该有巨大的一个发挥的潜能或空间,我理解他的话绝不是版画本身要怎样,而是版画背后的思维方式当代应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