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8年06月25日  星期一  农历十二
本画家收藏热线:13965132326 魏老师  交流QQ群:17878332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人物专访

让艺术教育处于艺术发展的前沿——张杰访谈

来源:   2013年05月24日   浏览次数:1340

  受访人:张杰(以下简称张)

  访谈人:宁佳(以下简称宁)

  时间:2013年3月20日

  地点:四川美院新校区虎溪公社张杰工作室

  1、 宁:张老师,您好!四川美院油画系早在89年就开始了实验班制度,进行实验性教学的探索。您也曾担任过实验班课程的教学,请您谈谈当时具体情况。譬如当时和您一起还有哪些主要授课老师,课程是怎么具体安排的。

  张:当时我、庞茂琨、杨述刚好研究生毕业,实际上我们这代人经历了那个时代中国艺术教育发展的全过程。从十五岁进川美附中,然后读本科,读研究生,应该说我们对于整个中国教育的体系有比较真切、全面的体验和感受。我们经历的时代,正好是中国改革开放后,西方的各种思潮,各种绘画流派一夜之间传遍中国艺术界的大江南北,整体的思维也比较活跃。当时的整个中国艺术界情况是:每个人感觉非常的兴奋、也非常的浮躁。

  而我们从研究生毕业到留校从事教学活动,教的第一个班是87级,当时他们二年级。当时的教育背景,仍是沿用的是前苏联的美术教育体系,比较传统。进美术学院从静物到石膏,然后从头像画到半身再画到全身,再画人体,整个过程是个性针对性不强,循序渐进、按部就班的一种教育模式。对于这种模式化教育,我教的那个班上明显的感觉不适应,学生在学习时既没有激情,也没有思考,非常被动的去描摹对象,常感觉非常的茫然。

  在那个时候,我们就在思考,怎样针对目前的状态和旧教学体系来作调整。因为,在整个国家改革开放以后,原有教学体系明显感觉不适应,但是新的又没有建立起来。人们当时都非常浮躁,非常茫然,不知道怎么来进行艺术教育,怎么来学习美术。在这种情况下,也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遇,我和庞茂琨、杨述几个年轻教师刚毕业,对美术教育及自身的美术创作都有一些思考,总想在教学这个方面,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将自己在学院教育多年来的感受,通过自己的方式进行一些尝试。而后,我们决定给当时油画系系主任夏培耀老师写一封信,算是一个申请。就把我们的一些个人想法,以及对整个当时中国艺术教育中存在的一些弊端和一些问题进行了阐述。同时,对川美下一步的油画教学进行了一个我们的初步规划,希望做一些实验性的尝试。之后就将这个申请书提交给了系上。想不到,系上非常的支持,夏培耀老师、马一平老师、王大同老师、张方震老师等,都对这个想法非常的支持。

  当时系上就研究决定,说既然你们有这么好的想法,就把当时的新生89级完全交付给我们三人来进行整体教学安排。

  宁:这一举措可以看得出来,川美油画系一贯比较开放、包容的教学理念,从那个时候就有很好的基础。

  张:没错。所以我们三个年轻教师也非常珍惜这样的信任,当时我们给系上提交申请的时候,就把整个四年的教学计划,以及课程安排和建立新的教学体系的一些思路做了一个全面、清晰的介绍。这也得到我们导师们的大力鼓励:把这个班交给你们,在四年里面你们要把自己对艺术教育的思考转换为一种实验,来探索一条适合中国艺术教育发展的系统。其实决定前,系上对我们几个才毕业的年轻老师也进行了一个认真的分析,首先庞茂琨有着很强的写实能力,在基础训练方面应该有很强的能力,而杨述一直对新的艺术语言、新的艺术现象比较敏感,其想法一直比较超前,而我则介于他们两人之间,对整体教学体系的思考比较系统,还具有比较擅长组织、管理方面的能力。

  在这种考量之下,对我们委以重任成立了川美油画系的第一个“实验班”。当时我们的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传统的教学体系已经不能适应当时中国艺术发展的状态,那么如何创立一种新的体系来适应呢?首先,教育一定要讲规律,一定要讲它的体系,以及它的系统性。我们的第一个任务:传统的教学体系怎样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革新,进行重新的充实。在上世纪八九年,九零年那个时代,有各种国外画册,很多流派介绍,以及当代艺术的一些观念全面涌进来了。我们想面对这么多资讯,结合自身特点寻找了一些适合我们教学体系,新的艺术流派的语言研究,给它们注入到我们的教学过程当中。比如当时我们研究了印象主义、研究了表现主义、也研究了立体构成,也研究了各种材料技法新的可能性。我记得,还第一次把“照相写实主义”引进到课程教学中,也就是我们将西方传入进来的比较当代的一些语言方式,首次在油画教学当中进行推行,这是第一个尝试。其次,我们的教学过程当中,以前的那种模式就是不太强调每张作业的针对性,不太强调每张作业的重点,那我们就要求一个作业一张画面解决一个问题,即每一张作业解决的问题都明确化,使课堂作业的针对性更强。比如,我们在实验班的素描课程教学过程当中强调这张作业什么都不管,只解决边缘线的问题;而另外一张作业则只解决结构的问题,下一张作业只解决体积的问题;这样的方式使得学生在完成每张作业的时候目的单纯、明确。在整个的教学过程当中,让他通过每个环节,学到他应该理解、能够掌握的知识点,让学习更主动,这是第三个尝试。

  第四个尝试是,首次把创作与基础有机的结合到一块。以前我们教学系统是:一年级、二年级打基础,三年级、四年级,搞创作。我们当时在设计这个课程安排和整个的教学计划的时候,就将创作概念注入一年级里面。比如我们画了一张肖像写生,马上下一个单元,就进行肖像的创作。然后画了一个人体的作业,马上就以人体作为主题来进行创作的训练,让学生把整个的基础与创作有机的结合在一块,这也是当时做的一个重要探索。

  另外,一般按照常规来说,教学进度应该是先易后难,循序渐进。而我们在四年的教学当中,先提出问题,设计教学单元,阶段,可能先难后易。先安排一些相对难的课题,让学生去体验;在画的过程当中,他发现了要把握对象,有很多很多的困难,这种困难就是他要解决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是采取了一种问题式的方法,大家有了体验,通过问题不断解决,使学生的能力得到相应的提高。最后一点,就是在实验教学的过程当中,也是引进了将展览和参加社会活动与我们的教学有机的结合到一块。以前艺术院校的本科生,基本上没有展览这个概念。好像四年时间都是在训练基础,那么我们在四年的教学过程中鼓励同学们自己自由组合,搞各种各样的小型的展览,增强他们的信心,增强他们对艺术的了解,以及增强他们在学习过程中的目的性。

  其实,那个时候的展览也做的很简单。但是在那个时候,对他们的学习来说,乃至对他们今后艺术道路的发展,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总之一点,我觉得这个实验班通过这几年的训练,呈现出这样的一些特点:这批学生既有作为绘画语言应该具有的一些基础能力,语言表达的能力,以及油画表现的能力;另外,提升了他们的创作能力和他们对艺术的理解。应该说通过四年的训练也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我们2012年89级实验班做了一次聚会,在乐山搞了一个活动。当时我,庞茂琨老师,杨述老师都参加了。大家聚在一块就是畅谈学习过程当中的一些体会,并且将自己十多年在艺术的探索,创作成果在聚会上进行了展示,非常有价值,非常有意思。那么现在从他们班今天的整个发展的情况和艺术创作来看,这四年的学习,对他们今天的发展,以及现在的创作,起到非常好的一个作用。

  所以评价教学体系,它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是今天,也不是明天,可能是几年,十年,二十年后再回过头来看。我觉得川美油画系的实验班,在那个年代发挥的作用、效果,应该说还是非常有价值的。对川美油画系的下一步的教育教学改革,以及整个教学体系的形成,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所以,我认为:教学改革的不断尝试,不断的实验,要根据时代的发展,根据艺术教育的规律,根据当代艺术发展一种态势来思考我们的教育。把艺术发展最新的成果与我们教育结合,让艺术教育时时刻刻处于艺术发展的前沿。这才是我们艺术教育生命所在,也是我们艺术教育能培养人才,能培养艺术家的最关键的一点。

  宁:刚才您提到了实验班一个重要的教学手段,就是将个人创作与展览实践相结合的方式,在今天,这也是川美油画系的一个重要教学特点。你能讲讲1990年代初,您经历的川美油画系建立学生作品年展制度的过程吗?

  张:我记得学生年展建立是1992年。我提到过在实验班的教学过程当中,考虑展览对教学的促进,几个同学自发地搞些展览,对教学有所促进。那么我们作为一个系科,一个教学单位来组织展览,来引导学生对艺术创作或者对基础训练进行思考,不是会更有利于教学的发展。

  所以经过夏培耀老师动议,系上决定组织学生作品年展。第一次在1992年,当时系上没有专项经费来做这个事情,就用我们老师的津贴来做活动组织、发放奖学金。所以这个奖金当时取名,叫金烛奖,银烛奖……。就是寓意教师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我对第一次评奖印象很深,实验班的同学送选的作品,在整个展览评选的过程中,应该说是鹤立鸡群,获奖非常多。我记得有庚光艳,赵卿等。当时没有评选金烛奖,而银烛奖的第一名就是庹光艳的一张素描静物。以前我们画静物讲究几大面,几调子,都是全因素的那么一种表现方式。而庚光艳那张获奖作品,就是线描,用线来表现体块,表现结构,表现穿插关系,画的非常的深入,也非常的到位。所以,年展的获奖,实际上是对我们实验教学的一个肯定,也是个鼓励,让我们更加坚信,实验教学里面项目的设置的正确性。这种作用,对于当时我们几位年轻老师来说,也是很大的鼓舞。而且第一次年展也体现了艺术创作的一种多元化,在表现方法上,就是作业的表现方法不再是传统的一种模式。当时获奖的还有赵卿的一张全因素素描,有灯光的人体,画的非常的丰富,用光线,用各种不同的灰色来表现体块,来表现对象,是非常完整的一张作品。他们两张不同的艺术表现方式,没有影响老师们的评价。也就是说,油画系的教师专家们在艺术教育的评价上面的也开始多元化。这种包容性,不单纯是一个体系、一个模式了,它是多种模式。应该说,第一届油画系学生年展就已经呈现出一个多样化的发展趋势,出现差异化,这实际上为后来的整个的油画系的年展机制,以及它的评价体系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所以我觉得,川美油画系年展的特点是,从开始就注重学生的一种个性化追求,也注重绘画本身语言的锤炼,和画面自身的感受。同时,也比较强调画面的多元化,多样性,这对油画的教学体系建立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宁:最后我想问一下,川美油画系从您教授实验班到今天课程制的教学改革,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不断在做教学体系的自我调整,而这种锐意变革的勇气究竟源于什么,其次,年展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张:应该说,通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今天的艺术已经和二十年前有天壤之别。但是对于艺术教育来说,它有几点值得思考:第一,我们要对经典的传统进行传承,进行学习,进行研究。第二要对自身的感受,自身的思想,进行锤炼,进行一种思考。第三,要对当下的一种状态,外界传来的艺术的状态要进行关注,要进行研究。我们油画系经过这二十年的发展很好地体现了这几点。目前,既有传统的一种研究与学习,又有个性的自我思考,自我情感的体验,甚至也有外来的艺术发展现象、成果的影响,同时,这些特点又能够通过我们的年展展现出来,那么我想,就是作为我们油画系今后的发展,我个人认为还是不能放弃这三点核心的要素。

  与此同时,既要注重对前沿艺术,对当下艺术发展的态势的那么一种关照,也要注意对我们整个美术教育传统的传承、学习和研究,还要考虑艺术家或者是学生自我个性的发展。我想,通过年展既要反映川美油画系教学的状态,也要通过年展反哺我们的油画教学,让我们的年展的学术引导性对教学对学生的自我的发展影响更有力度,更能引导我们的学生在四年的学习当中健康的发展。我觉得这是油画系年展应该负起的责任,也是它应尽的义务。让我们整个的油画教学、油画的创作更加健康、更符合艺术发展规律,我觉得这是油画系学生年展的最大价值所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