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8年04月23日  星期一  农历初八
本画家收藏热线:13965132326 魏老师  交流QQ群:17878332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人物专访

魏鹏举:联盟化和专业化是文交所未来的发展方向

来源:   2014年02月13日   浏览次数:1143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 魏鹏举

  2007年深圳、上海和北京三地提出构建国家级的“文化产权交易所”,2009年国务院核批上海、深圳两块牌照,2010年初,国家9大部委签发《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确立了文化产权交易所的产业地位和法律地位,自此文交所在全国遍地开花,霎时间文交所风头无两,但这一发展态势却未能持久,全国文交所扎堆成立不久就暴露出各种各样的问题,针对文交所建立和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国务院于2011年11月24日发布了《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即“38号文”,叫停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为了进一步加强和落实清理整顿的工作,2011年12月30日,由中宣部等五部门再次联手出台《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决定加强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的意见》(简称“49号令”)。距离“49号令”的发布已有两年的时间,2014年文交所是否能重新步入正轨,理性发展,回归后的文交所将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和机遇呢?文交所的出路又在何方?

  文交所在文化资源的产权化和证券化的发展中存在风险

  2013年10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通过国务院部际联席会议验收的文交所已达31个。经过一年的调整和整顿,有业内人士认为沉寂一时的文交所将在2014年应来一波“回归”高潮。那么,在“回归”的过程中文交所将迎什么样的挑战呢。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教授指出,未来文交所发展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我们在文化产权、文化资源的产权化和证券化的发展过程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风险,一是存在制度和法律风险,二是存在价值评估的风险,三是存在社会和市场认知的风险,目前社会和市场对这类资源金融化的认知实际上还是有限的。

  过多过滥是文交所发展面临的大问题

  对于未来文交所“回归”所面临的问题,魏鹏举表示,文交所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一大问题就是现在文交所总量太多,但却未形成一个规模化的平台。魏鹏举称,虽然中国文化产业如此繁荣,受到各方重视,但是文交所也没有必要保存如此多的数量,目前除了绝大多数省一级的区域有文交所以外,在地市一级也存在不少文交所,文交所过多过滥是这一行业发展面临的大问题。

  联盟化和专业化是文交所未来的发展方向

  针对文交所发展中面临的困境和存在的问题,未来文交所出路在何方呢,魏鹏举指出,一方面向,文交所应向联盟化的方向发展,目前全国的文交所急需通过联盟的方式建立共同的文化产权交易平台和市场,大家应抱团取暖,谋求共同发展;另一方面,文交所需要向专业化的方向发展。通过兼并重组和市场化的方式整合文交所,去粗取精,最后只保留若干个有代表性有特色的文交所。一是从区域层面上保留若干个有代表性的文交所,二是从差异性出发保留文交所,即留存的文交所要注意相互之间应存在差异化,比如一些文交所是做艺术品的,有些文交所可能是专做非文化物质遗产的,还有些文交所可能专门针对小微文创企业或者中小文化创意企业的,每个文交所都应有所专攻。

  差异化是文交所发展面临的机遇

  文交所在发展过程有挑战但也存在着机遇,魏鹏举表示,今年摆在文交所面前的一个重大机会就是差异化的方向发展。为什么说差异化对于文交所来说是个重大机遇呢?最近国务院出台了推进文化创意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这一指导性方针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小微文创企业的发展和文化创意价值的认识都有着非常积极的作用,它对于整个产业的辐射带动将有积极的促进作用,文化产权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文化产业本身,它已经成为全产业或者说中国整个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引擎了。未来文交所在差异化的发展方向上,可以在小微文创企业或者中小文化创意企业的文化产权方面多下工夫。

  文化产权交易所应将重点放在知识产权开发领域

  对于文交所介入文化产权领域需要注意的问题,魏鹏举表示,第一,必须有足够的政策意识和法律意识,其中尤其要加强参与者的法律意识的培养,不能踩着红线去干冒险的事情。第二,要有足够的创新意识,不能裹足不前、固步自封,其实文化产权这一领地到处都是机会,而且值得做可以做的事情是非常多的。但同时他也强调,要做有利于整个文化产业乃至经济发展的一些事情,不能冒险进行那些炒空的做法。中国拥有大量的文化资源,对于文化资源的产权化的推进、产权化的保护和产权化的开发这些方面其实是大有可为的。

  有鉴于此,魏鹏举建议,文化产权交易所可将重点放在知识产权开发这一领域。他表示,知识产权开发领域还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目前大量的文化创意类知识产权的价值还未被充分的发现,而且这类知识产权的价值也还没有真正的通过与资本对接去实现。比如说我们经常讨论的授权产业就在此例,目前中国授权产业可利用的空间非常大。文交所在介入艺术授权方面可以对艺术品的知识产权做进一步的商业化开发。另外,文化产权交易所也可以进行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的知识产权的维护和开发利用,中国的非遗资源非常丰富,如何结合有效的资本对这些资源进行知识产权开发,这应是文化产权交易所这个平台去探索的。

  魏鹏举介绍,在传统发展模式中大家都不注重知识产权,所以在自我发展的过程中也产生了一些困惑,目前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都存在产权的意识上的苦恼。近年来,随着我国数量众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走向商业化,大量知识产权案件层出不穷,许多非遗项目都涉及商标侵权、老字号侵权等等,例如官司不断的“泥人张”, “泥人张”已经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品牌,所以不仅天津有 “泥人张”,北京和山西也都有“泥人张”,因市场效益的吸引和商标管理混乱,“泥人张”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件屡次发生。如果大家一早就有知识产权意识的话,那现在就不存在这些纠纷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