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7年09月22日  星期五  农历初三
本画家收藏热线:13965132326 魏老师  交流QQ群:17878332
您的位置:首页 > 展览 > 展讯
  • 跨界:在汾酒老字号与当代艺术之间
  • 展览城市:四川 展览时间:2016-07-28 结束时间:2016-07-31 来源:中国美术服务网 2016年07月26日
  •   吴永强(艺术评论家,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当代艺术是跨界的艺术。20世纪早期,达达主义挪用现成物品,反对传统艺术的“创作”与“作品”定义,开创了“选择即创造”的艺术理念。其中就包含了“跨界”的思想——艺术品与现成物品的跨界、艺术与非艺术的跨界——达达主义以跨界为策略,为的是表达其反传统和讽喻现实的立场,五、六十年代产生的波普艺术(亦称“新达达主义”),接过了达达主义的武器,却把跨界运用为艺术创作的建设性策略。波普艺术家挪用当代社会的消费物品、大众传媒图像构成作品,跨越了艺术与大众文化的界限,并使其创作本身成为大众文化的一部分。众所周知,当代艺术起于后现代主义艺术,而后者在时间上的起点则要从波普艺术算起。因为到波普艺术这里,跨界的思想才被明确了:艺术媒介与非艺术媒介、精英艺术与大众艺术、艺术与生活,统统消除了界限。从此,艺术开始与封闭自守的现代主义传统渐行渐远,直至背道而驰。与此同时,艺术与商业也不再把对方视为异端。当时,安迪·沃霍尔预言说:“在未来,百货商店就是一个博物馆。”后来又干脆直接宣称:“赚钱是一门艺术,好的生意就是最好的艺术。”所以,在当代艺术的跨界思想里,与身俱来地存在着非象牙塔、非精英化的艺术生存理念:艺术再也不耻于同自己之外的人类活动领域发生联系,不耻于与产业活动、时尚文化乃至商业运作结成互助的联盟。这次由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主办的 “QHFJ(青花汾酒)当代艺术跨界开启之旅”,便是为了在国内当代艺术与汾酒品牌之间打开一道门户,为当代艺术与老字号国酒品牌的跨界、合作与资源共享寻求动力。

      汾酒是我国“老四大名酒”之一,在悠久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孕育出了内涵丰富的汾酒文化。作为晋商文化的一部分,汾酒文化首先分享了晋商文化“利以义制,名以清修”的品格。明代著名晋商王现曾对这种品格的内涵作了经典阐述:“夫商与士,异术而同心。故善商者,处财货之场,而修高洁之行,是故虽利而不污;善士者,引先王之经,而绝货利之径,是故必名而有成。故利以义制,名以清修,恪守其业,天之鉴也。”可见,晋商文化保持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最优秀的品质,那就是以德为先。由于这种品质的存在,晋商文化才得以世代传承,并在近世发扬光大。这种价值选择与中国传统艺术所奉行的“德艺双修”亦可谓异质而同构,后者在作为中国传统艺术主流的文人艺术中获得了化身。因此,在基础层面上,艺术与汾酒的跨界不存在文化上的障碍,反而可望释放出传统的正能量,助益于晋商文化的传承。另一方面,晋商文化又是充满进取精神的文化,其中蕴含着跨界开拓的勇气。在历史上,晋商走天下、通有无、创票号,其骄人绩效,无不有跨界的功劳,包括地域跨界、文化跨界和行业跨界。基于跨界思维,晋商中也形成了“以学保商”的观念,他们重视对算术、地理、交通等各领域知识的借鉴,令其商业活动如虎添翼,成效卓著。而“利以义制,名以清修”的晋商文化品格,就更是因观念跨界而收获的精神财富,表现为儒与贾的沟通、利与义的兼容。因为在传统体制下,儒与商是对立的两极,由于重儒轻商,人们形成了无商不奸的偏见。晋商所坚守的利义并重的道德观,则是对这种偏见的巨大冲击,体现出晋商文化挑战传统伦理的进取精神。

      汾酒文化是晋商文化的一部分,在其千百年的历史发展进中,也同样表现出晋商文化依跨界而进取的特点。单就产品开发而言,到目前为止,汾酒已形成了包括汾酒、竹叶青酒、玫瑰汾酒、白玉汾酒、葡萄酒、啤酒六大品牌系列的大家族,可见证出汾酒老字号在酿制工艺和市场需求上的种种跨界与超越。在这个大家族中,虽然作为中国清香型白酒的传统之魂得到了精心呵护与持存,但新的品种也不断诞生出来。其中的葡萄酒、啤酒两大系列,更是在国际化背景下,为适应当代生活需求而创造出的全新品牌。至于在“汾酒”品牌下的国藏汾酒、青花瓷汾酒、中华汾酒、老白汾酒等14个品种,在“竹叶青”品牌下的国酿竹叶青、特制竹叶青、保健竹叶青等6个品种,也无不是跨界研发的成果,反映出汾酒人出于传统、归于创新的开拓能力。

      经过这一番检索,如此看来,汾酒可谓天然地具备与当代艺术一见钟情的基因,道理在于,汾酒在其品牌建树过程中从不拒绝跨界,而当代艺术又有着跨界的本能。

      当代艺术的跨界是全方位的,可以说,人类活动的领域有多宽,当代艺术的跨界范围就有多广。除了传达媒介的跨界、艺术门类的跨界,在当代艺术体系中,艺术与非艺术、与人类生活有着无限广阔的交集空间。遥想在波普艺术诞生之初,第一位波普艺术家、英国的汉密尔顿就为波普艺术定下了这样一些目标——普及的(为大众设计)、短期的(消费完即完)、廉价的、批量生产的、小年青的(针对小青年)、机智的、俏皮的、性感的、生意经的等等——照传统观念看来,这些目标与其说是艺术活动的目标,不如说是产业经营与时尚活动的目标。这表明,当代艺术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容纳工业流程、商业运作、时尚趣味和消费文化的准备,它企图通过艺术与产业活动的跨界融合,创造出新的时尚。其伴随品是新的艺术生产方式、新的产品营销手段和新的文化消费方式的产生,而且影响到艺术本体论和功能观的质地性改变,最终让艺术与生活融成一片。从安迪·沃霍尔到杰夫·昆斯,从草生弥间到村上隆,从蔡国强到丁乙,从曾梵志到王广义……无论中外,我们都可开列出一份当代艺术家介入时尚与商业活动的名单,而且会发现这份名单越来越长。可见,当代艺术与商业活动的跨界合作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

      如果说,在村上隆与LV,草生弥间与奥迪汽车,杰夫·昆斯与BMW汽车、与Dom Pérignon香槟王,扎哈•哈迪德与Icon Hill年份酒,安尼什•卡普(Anish Kapoor)与Mouton红酒等品牌的合作实践及其成果中,我们见识到了当代艺术与消费品牌资源共享、互利互惠的图景,其中包括艺术衍生品的制造,也包括著名品牌对当代艺术的赞助与支持。其结果是,双方的资源价值因对方的衍生作用得到了放大——消费品牌因被注入艺术成分而提升了文化档次,因而从物质消费对象演变为精神消费对象;当代艺术也因借重消费品牌而扩大了传播范围,从而让艺术融入日常,成为人类生活的一部分——如果我们承认这些案例有普遍的价值,而且是成功的,那么其中就存在着若干启示,使我们在走向当代艺术与汾酒品牌的跨界之旅时能够有备而来。这时,汾酒之于当代艺术、当代艺术之于汾酒的相互影响,其深度和广度,其可行途径和具体方法,都将得到严肃的讨论。

      2016年7月24日,于四川大学

      活动信息:

      活动时间:   2016年 7月29日——2016年8月1日

      开启仪式时间:2016年7月29日

      研讨会时间: 2016年 7月31日

      研讨会主题:  位移:FJ青花汾酒当代艺术跨界发展研讨会

      学术主持:吴永强

      主办单位:汾酒集团

      特邀艺术家:艾旭东、安迪杨、苍鑫、顾小平、罗杰、李迪(德国)、李熙、刘骐鸣、刘智峰、吕华、任小颖、沈敬东、许仲敏(英国)、忻海洲、伍刚、王小双、王梦雪、曾浩、朱发东、朱雁光(艺术家按姓氏排名,不分先后)

      媒体支持:雅昌艺术网  凤凰艺术网  今日头条  新浪艺术 H艺术   中国报道  艺术国际  华夏艺术网  四川艺术网 成都商报移动端 国际在线(未计行业媒体、地方媒体、汾酒指定媒体等)        

  •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艺术作品

作品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