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20年08月09日  星期日  农历二十
本画家收藏热线:13965132326 魏老师  交流QQ群:17878332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艺术关注

刘嘉颖:区块链艺术是人类从没到达的地方

来源:雅昌网   2020年06月29日   浏览次数:110

摘要:刘嘉颖——区块链艺术家刘嘉颖访谈记者:请用最简单的话介绍一下区块链是什么?虚拟币是什么?刘嘉颖:区块链是比特币技术的抽象名词,同时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准确的来讲,先有的比特币,后来人们将比特币底层的技术抽离出来,运用在各个领域,比特币功能的底层技术,就被称之为区块链。区块链是一种加密记账本…

——区块链艺术家刘嘉颖访谈

记者:请用最简单的话介绍一下区块链是什么?虚拟币是什么?

刘嘉颖:区块链是比特币技术的抽象名词,同时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准确的来讲,先有的比特币,后来人们将比特币底层的技术抽离出来,运用在各个领域,比特币功能的底层技术,就被称之为区块链。区块链是一种加密记账本,有去中心化、难以篡改、透明等特性。虚拟币,这个概念有点太宽泛,这里面可能还包含一些游戏币、Q币等积分类型的币,如果是针对区块链世界的币,更准确的应该叫“加密货币”,底层有智能合约保障的数字货币,智能合约中会有发行总量、转账规则等约定的机制。

记者:你如何描述使用区块链技术所创作的艺术作品?
刘嘉颖:区块链艺术,我认为其最核心的是运用区块链底层技术,也就是智能合约层面的开发以及应用而产生的艺术作品,这一类型的艺术品离开区块链就不可能成立,因此也是最典型和最关键的。

刘嘉颖艺术展厅,正在展出《零美元》、《1 Wei Dollar》、《美联储的微笑》(Smiley FED)、《0Day》

艺术家刘嘉颖的区块链作品,同时在区块链虚拟世界Crypto voxels展出https://www.cryptovoxels.com/play?coords=NW@208E,4U,360N

记者:区块链艺术通常在哪里发表?我们如何看到?

刘嘉颖:目前的区块链艺术发布平台,拍卖类型的,例如OpenSea(https://opensea.io/);展示类型的,例如:Cryptovoxels(https://www.cryptovoxels.com/), 这两个是我用的比较多的平台,很有意思,OpenSea是我作品的主要销售渠道,Cryptovoxels区块链世界里面可以买卖地皮,可以盖楼,里面有许多美术馆。疫情期间,让我感受到越来越多的人投身于虚拟世界。



刘嘉颖《零美元》系列,中央美术学院2020毕业展,2020

记者:目前常见的区块链艺术有什么形式?

刘嘉颖:区块链艺术,目前可以看到几个大类,我们可以简单的分一下,第一类是以区块链为主题的象征性的创作,严格意义来讲,这一类应该不算是区块链艺术品;第二类是继NFT技术后出现的一副图像绑定一个数字货币,从而达到唯一性和溯源性的保证的加密艺术品,例如我Sound Money系列中的《零美元》;第三类是运用区块链底层技术进行创作的作品,例如我的作品《多多益善》,这件作品修改了数字货币的转账规则,让转出币的人反而得到更多的币。当然肯定还有第四类,正在等着大家去挖掘。

记者: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创作区块链作品?可以谈谈你的经历吗?

刘嘉颖:我从2017年进入区块链行业,一开始的感受是,终于有一个互联网人看不懂的东西出现了,我开始大量的学习和研究,经常会遇到难题,我会和周围的伙伴一起讨论。艺术创作,是在2018年年初,发布了一些尝试性的作品。

记者:你最近创作了一些区块链虚拟币作品?用最通俗的语言来给读者介绍一下?

刘嘉颖:我的作品是一组关于区块链的创作,《多多益善》是我修改了数字货币的转账规则,让转币出去的账号,币会增加,与之相对应的是我另一件作品,叫做《无中生有》,这两件作品的结果都是偶然的,第一个是用户把自己的币转到1兆亿个,然而整个系统的币的价格分文不值,另一个是每一个人都看到了这个币,从而这个币的某种价值被认可了。




还有一件目前结果还未知的作品,那就是《私人货币:ZR》,这个数字货币也是艺术品本身,我将这件作品发布出来,观众可以用1元的价格收藏这件“ZR”艺术作品,并由我个人信用承诺在一年后以1元的价格回购回来,那么目前这个币的应用场景和价值的波动在一定时间范围内,都是未知的,包括最后的回购行为,这件作品不会被剧透,因此它的结果,会很让人意外。

记者:可以讲一个关于创作区块链作品的故事吗?

刘嘉颖:看到这个问题,我脑海里确实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这是我在今年发布的新作品,名字叫《小目标》,这件作品的故事正在区块链上发生,我不能提前剧透,我自己很喜欢,想想就觉得很有趣哈哈哈哈哈哈……

记者:你对哪些区块链艺术家或者艺术品有比较深刻印象?

刘嘉颖:目前的区块链艺术领域还非常小众,让我印象最深的是2018年的EOS Pixel Master,这件作品在EOS生态上调动了很多玩家去参与,并且在机制上,它保证了不断会有人进来,一方面是为了可以留下点痕迹,一方面是可以赚钱。对于多人同时在线绘画这个不怎么新奇的事情,加上了一层机制严谨的区块链玩法,尽管现在这件作品已经“成了”,但也不能改变它是EOS生态中具有活力的艺术品。

在我印象中,区块链艺术家都比较低调,许多人喜欢用一些虚拟代号,较少能跟现实的身份关联,这也是非常纯粹的状态。所以在我毕业后,也许大家就只会看到我的虚拟代号的称谓,我可以将自己隐藏起来,这样的感觉很赞。我觉得这也许是一种“中本聪”情节,当然中本聪一定是有一个明确的理由,要把自己匿名起来,在现在这个互联网世界,能把自己真正的隐藏起来是很酷。

刘嘉颖《0DAY》,中央美术学院2020毕业展,2020

《0DAY》这件作品,艺术家使用了赛博朋克的要素,红色胶囊(red pill)的隐喻也直接来自《黑客帝国》(The Matrix),探讨后现代社会中人与货币之间的关系。

​记者:区块链除了记录版权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应用与艺术结合?

刘嘉颖:有很多技术的场景适合用来创作艺术,这一块还是一个未被开发的地带。

记者:你觉得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精神,可以给艺术界带来什么冲击与改变吗?

刘嘉颖: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只是其中第一个特性,不过这个特性也确实天然的带入一些意识形态的东西,从个人财产安全方面来讲,区块链做到了一个人类历史中从未有过的级别,区块链的底层技术也对于信息化的透明等方面做了强有力的保障。从链的角度来看,它是未来互联网的发展方向,从币的角度来看,它让价值被认可的形式得到了提升。

记者:你除了艺术家的身份之外,还参与区块链相关企业的经营,两者的身份如何平衡?这种“跨界”给你带来了什么?

刘嘉颖:我以前觉得这两个身份是可以得到很好的平衡的,后来我在做毕业创作以及论文的时候,就发现我的切换状态受到了极大的挑战,在创作时,我对于一个课题的思考是连续的,如果突然让我切换到企业经营者的状态,再回到艺术创作状态,我会需要连续好几天的调整,才能让自己进入一个比较好的心流思考中,相反的切换也是一样的,虽然人会过的非常充实,但是这种 “跨界”的实际工作状态是很考验我的,特别是两边的事情同时并行的时候,能够把两边同时兼顾几乎是一个无法完成的奢望,所以这个时候,我常常会停下来做取舍,当我意识到,在某一段时间里,我只能将一件事情做好的时候,我就需要放弃一些东西。

mNDawaZEPjZo7RqpNuFZNdf1HCpnpEoenC33y3Kc.gif

刘嘉颖《美联储的微笑》(Smiley FED),中央美术学院2020毕业展,2020

记者:你如何看待区块链艺术的前景?它会对现有的艺术形式产生什么冲击?

刘嘉颖:我个人对于区块链艺术抱以非常乐观的心态,这是一个人类从未到达的地方。如果说它会对现有艺术形式产生冲击,倒不如说它会开辟新的艺术市场、新的艺术形式以及新的艺术评价体系,甚至重新定义什么是艺术。

记者:区块链艺术的展示空间、购买方式、藏家与传统艺术市场有什么不一样?

刘嘉颖:其实作为一个即将毕业的艺术生,我个人并不十分了解传统艺术市场,所以不太知道这两者要怎么对比,不过我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区块链艺术的情况,区块链艺术的展示空间依托于互联网世界,也就是虚拟世界,因为有了数字货币的流通,区块链艺术品的购买方式也变的格外灵活,人们可以在OpenSea上进行拍卖,或者其他拍卖网站,并且这些艺术品的特性也完全脱离了现实的物理世界,它们与区块链技术结合之后,可以独立存在于虚拟世界,并且不用担心伪造、确权、唯一性、创作时间的溯源等一系列问题,艺术家售出艺术品后,收到的也是数字货币,比如以太坊、Dai、或者比特币、USDT等,在Gif图都可以被售卖的时代,这个系统已经完完全全的脱实向虚了。

记者:关于区块链艺术,你还有什么给我们介绍吗?

刘嘉颖:区块链艺术中有一个比较值得讨论的问题,那就是它完全可以承载一个纯虚拟的艺术作品,比如我的《小目标》、《多多益善》、《无中生有》,都是属于前面提到过的第三类区块链艺术作品,其实这样的作品更多的是运用区块链底层技术去反映社会,并不需要一个视觉的形式去做依托,甚至可以说是完全脱离了艺术的形式,成为了一种区块链中的事件艺术。

​记者:区块链除了记录版权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应用与艺术结合?

刘嘉颖:有很多技术的场景适合用来创作艺术,这一块还是一个未被开发的地带。

记者:你觉得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精神,可以给艺术界带来什么冲击与改变吗?

刘嘉颖: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只是其中第一个特性,不过这个特性也确实天然的带入一些意识形态的东西,从个人财产安全方面来讲,区块链做到了一个人类历史中从未有过的级别,区块链的底层技术也对于信息化的透明等方面做了强有力的保障。从链的角度来看,它是未来互联网的发展方向,从币的角度来看,它让价值被认可的形式得到了提升。

记者:你除了艺术家的身份之外,还参与区块链相关企业的经营,两者的身份如何平衡?这种“跨界”给你带来了什么?

刘嘉颖:我以前觉得这两个身份是可以得到很好的平衡的,后来我在做毕业创作以及论文的时候,就发现我的切换状态受到了极大的挑战,在创作时,我对于一个课题的思考是连续的,如果突然让我切换到企业经营者的状态,再回到艺术创作状态,我会需要连续好几天的调整,才能让自己进入一个比较好的心流思考中,相反的切换也是一样的,虽然人会过的非常充实,但是这种 “跨界”的实际工作状态是很考验我的,特别是两边的事情同时并行的时候,能够把两边同时兼顾几乎是一个无法完成的奢望,所以这个时候,我常常会停下来做取舍,当我意识到,在某一段时间里,我只能将一件事情做好的时候,我就需要放弃一些东西。

记者:你如何看待区块链艺术的前景?它会对现有的艺术形式产生什么冲击?

刘嘉颖:我个人对于区块链艺术抱以非常乐观的心态,这是一个人类从未到达的地方。如果说它会对现有艺术形式产生冲击,倒不如说它会开辟新的艺术市场、新的艺术形式以及新的艺术评价体系,甚至重新定义什么是艺术。

记者:区块链艺术的展示空间、购买方式、藏家与传统艺术市场有什么不一样?

刘嘉颖:其实作为一个即将毕业的艺术生,我个人并不十分了解传统艺术市场,所以不太知道这两者要怎么对比,不过我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区块链艺术的情况,区块链艺术的展示空间依托于互联网世界,也就是虚拟世界,因为有了数字货币的流通,区块链艺术品的购买方式也变的格外灵活,人们可以在OpenSea上进行拍卖,或者其他拍卖网站,并且这些艺术品的特性也完全脱离了现实的物理世界,它们与区块链技术结合之后,可以独立存在于虚拟世界,并且不用担心伪造、确权、唯一性、创作时间的溯源等一系列问题,艺术家售出艺术品后,收到的也是数字货币,比如以太坊、Dai、或者比特币、USDT等,在Gif图都可以被售卖的时代,这个系统已经完完全全的脱实向虚了。

记者:关于区块链艺术,你还有什么给我们介绍吗?

刘嘉颖:区块链艺术中有一个比较值得讨论的问题,那就是它完全可以承载一个纯虚拟的艺术作品,比如我的《小目标》、《多多益善》、《无中生有》,都是属于前面提到过的第三类区块链艺术作品,其实这样的作品更多的是运用区块链底层技术去反映社会,并不需要一个视觉的形式去做依托,甚至可以说是完全脱离了艺术的形式,成为了一种区块链中的事件艺术。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分享到: